钱海峰PK王福春与郎静山和亚当斯掐架有何异

2015-12-01 11:0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改革开放的红利也惠及到了千家万户,让每一个中国人体验到了从没有过的富足感。经济全球化的到来,把多元的中国拖入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快车道,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蓝图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城市人长途出行选择飞机与高铁已毫无悬念。一言以蔽之,中国似乎要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一个新世界,要为全世界、全人类树立起先进生活方式的光辉榜样。

  可当我们浏览在“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展出的,钱海峰历经八年,乘坐227列次的除港澳之外“绿皮火车”所到之处拍下来的万余幅照片中的一小部分时,人们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这些看上去离经叛道,甚至是凌乱无序与“主旋律图式”格格不入的图片是要告诉人们什么?站在展场里走过钱海峰一幅幅照片,都会让人心里莫名滋生出一阵阵的空虚感。钱海峰镜头里的中国乘客满脸的无助、沮丧与焦虑,好像一种从未兑现的归属感呈现在我们面前。正像策展人唐浩武在前言中写道:钱海峰的《绿皮火车》给沉浸在“小时代”梦境的我们兜头浇了盆凉水。

  毫无疑问,当下的中国已全面进入消费的时代,“市场与消费”已成为社会经济生活的主题。市场的发展一开始便暗含悬疑,都市化、现代化、农村城镇化常常会给人们心理上带来一些巨大的反应,包括刺激、兴奋、紧张与不适。当失去土地的农民一觉醒来面临生计窘况时,心中充满了惶惑、焦虑与不安。各类社会矛盾的凸显更加重了人们的不安全感受。每一年中国人都有几亿人次像候鸟一样迁徙在路上,奔赴他乡讨生活、讨公道,廉价的“绿皮火车”顺其自然地成为这个国家运输“人肉”的集装箱。在这些“绿皮包裹”里,钱海峰随意地摄影就让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的真相。这些万花筒般的车厢似乎就是中国底层社会的“白皮书”。

  这个世界是什么屏蔽了我们的观看?全封闭的高速公路容不得你随意下去走进一闪而过的村舍,机舱内狭小的舷窗只能让你窥见巴掌大小苍茫的土地,地铁里一张张木然的面孔紧贴着手机屏幕让人们无暇旁观。消费社会的格式化不但遮蔽了先富起来的双眼,而且渐渐对真实视而不见。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P文》对钱海峰和王福春二者作品之间的对比。作者站在一个形式主义的立场,挑出二者的照片进行一对一的对照,从摄影媒介的语言、构图等方面来证明钱海峰的照片不如王福春的“典型”、“考究”和“经典”,于是“高下立显”。作者的观点,说得更直白些其实是:钱海峰的照片没有王福春拍得好看。显然,作者对于中国三十年多来的社会发展缺乏历史性了解,对摄影在走出了形式主义束缚之后,如何参与社会话题的批判和表达缺乏足够的关照。

责编:相莹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