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海峰PK王福春与郎静山和亚当斯掐架有何异

2015-12-01 11:0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王福春先生的《火车上的中国人》始拍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距今已有近三十年。八十年代在中国历史上无论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及至整体的意识形态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拐点”。中国在经历了建国后的合作化、反右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已经是身心交瘁,疲惫不堪,整个中国人真可谓“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经过七十年代末期拨乱反正,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将党的工作重点全面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这一系列的政治、经济体制的变革,直到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这列火车”也才刚刚起步,汽笛也刚刚拉响。王福春先生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一员也和其他中国人一样沐浴着春风拂面的喜悦、春芽破土的豪情,而且他敏锐地意识到改革开放的这列火车在未来的中国就要无可阻挡地呼啸前行了。在这样大的历史背景下,王福春先生登上了他再熟悉不过的火车,用手中的照相机对准了火车上的中国人。

  如果我们认真审视王福春先生所拍摄的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就不难发现,无论他们来自哪个阶层,纵然他们过得并不富裕,物质还很贫乏,无论他们在火车上呈现的是怎样的姿态,洋溢在他们脸上的神态都还是满足的、安逸的、舒心的。我们完全可以从人的精神状态来窥视、捕捉一个家庭、一个社会乃至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王福春先生也极尽可能地用他照相机的取景框“框住”那个年代中国人最富有情趣、形态可掬,最能打动人的一瞬间。

  当中国进入了新的时期,中国人民期望已久的理想就在眼前的时候,艺术家渴望艺术的境界是富有新内涵的真、善、美。无论艺术在这空前良好的文化环境里取得了怎样的自由,正面表现真、善、美,依然是他最主要的着眼点。这个时期的王福春先生应该是一位真诚的现实主义者,他忠实的记录着他所看到的一切,深切的反映着一个特定时代的社会样貌。王福春在告诉这个世界:“这趟列车里承载的是一个国家的温情。”他的作品给中国的那个时代留下了至为珍贵的人文视觉文本,也给中国人留下了一扇随时可以打开的耐人寻味的窗口。

  三十多年以后,一位年轻的摄影爱好者背着照相机重又登上了与王福春那个年代外形相差无几的 “绿皮火车”。所谓“绿皮火车”大都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由蒸汽机车牵引运营的客运车厢,也有人称之为“闷罐”(真正的闷罐车指以前基本没有窗户的封闭货运车),后大多改为内燃机机车。这类列车车厢内虽然设施简陋,但因票价便宜很受农民朋友和底层社会民众的欢迎。

  三十多年过去,中国已进入高铁与信息时代,整个社会经济以耳晕目眩的速度在高速发展,中国被冠以“第二大经济体”的美名,并底气十足地昂首在世界舞台上。收回港澳、加入WTO,举办奥运,载人航天,立足大国贸,致力可持续发展,无论内政外交相较于三十多年前都不可同日而语。

责编:相莹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