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典手工工艺影像展》

2014-11-03 16:21: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国际经典手工工艺影像展》

  学术主持:钟建明

  策展人:田志力

  主办:北京吾乐影像空间

  开幕酒会:2014年11月15日下午三点

  研讨会:2014年11月16日下午二点

  展览时间:2014年11月15日至2015年1月15日

  展览简介:

  

  《国际经典手工工艺影像展》汇集了全球25位摄影家的手工工艺影像作品,所涉及的手工工艺包括了碳素明胶印相、蛋白法银盐、彩色奶酪印相、化学制图成像、盐纸印相工艺、铜凹版印相、蓝晒印相,彩色树胶印相、明胶蚀刻法、铂/钯金印相、铁银印相、日光法、彩色染料转染法、银盐手工着色工艺、银盐手工涂布印相、手工银盐放大等;还包括了传统手工拍摄工艺的湿版火棉胶工艺、银版工艺、玻璃干板工艺的作品;以及运用手工工艺在宣纸,丝绸,金属等不同呈现介质上的印相。同时展览也展出了艺术家运用不同工艺相互结合的实验作品。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MOMA现代艺术馆和乔治·伊士曼之家举办手工印相和传统工艺摄影展至今。本次展览是最全面的展示经典手工工艺影像的一个展览。本次展览的举办为摄影界学习研究摄影手工工艺提供了很好的范本,也为收藏界收藏经典手工工艺作品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研讨会主持:钟建明—南京艺术学院摄影系主任、教授。

  嘉宾:冯建国—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刘铮—摄影艺术家

  芦笛—摄影艺术家

  田志力—摄影艺术策展人

  研讨议题:

  一、为什么要做手工影像:

  1. 手工影像的文化意义以及在中国摄影界所处的地位与未来;

  2. 手工印相在中国摄影教育中扮演的角色;

  3. 手工摄影在中国影像市场的前景。

  

  二、关于手工印相技术问题的进一步探讨:

  1、确定诸手工印相的定义。摄影术于中国而言是一个舶来品,其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之间进行传播当中,不可避免的就是词汇的转译过程。特别是技术词汇。如:Alternative Process,在翻译过程当中,有人称之为古典摄影,有人称之为印相工艺,有人称之为手工影像……不同的译者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和界定。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如界定“摄影”(Photography)这个词汇一样去界定“Alternative Process”呢?对于那些我们已经熟悉的工艺流程,我们现在对于他们称呼是否准确?

  2、手工印相种类、特征与界定。哪些工艺属于古典工艺?哪些不属于古典工艺?数码技术的出现之后,大家所熟悉的银盐胶片是否也可以归类在古典工艺当中?我们是否可以对这些呈现画面各异的古典工艺进行具体分类?

  3、手工印相的标准化操作流程与实验性。

  参展艺术家的话:

  

  摄影师一直奉行的宗旨就是特立独行,因为他们善于自我发现,并从他们的新发现或者新视角中重新得到图像,他们使用自己的工具和方法来实现这一目标。近年来摄影器材变得如此繁多,它的自动化程序屏蔽了许多技术问题。任何人都可以拿起一个“智能手机”或者“对准即拍”相机(即智能傻瓜相机)拍摄曝光和对焦正确的照片。廉价的打印机允许即便是一般用户也能制作技术上完美而漂亮的“档案”照片。成千上万的照片被传到Facebook、微信和其他社交网络。最槽糕的情况是,摄影成为了人们无意识的活动,不管人们能不能找到摄影的原体,他或她都可以通过数字软件来创建。人们将对摄影的注意力从观察和发现世界转移到电脑前炮制一张图像上了。这并不是说“后期处理”或者他照片编辑不对或非必要,而是一个人使用相机来提高自己观察身边人的能力在慢慢被消弱。原因之一是数码快照给我们留下一些不满足,因为机器似乎为我们作出了决定,并给出“固定”的决绝方案。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对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和数码照相机的效果,如“光滑的皮肤效果”、“笑脸侦测”等效果。使用这些效果给照片带来了相似性,也同时让照片缺乏个性。数码影像也恰好太“快”,在照片制作工程中没有孵化期。为了克服这些缺点,我们许多人转向代替工艺,它使我们能够制作“手工”印相—树胶重铬酸盐、晒蓝、铂金/钯、凹版照片等。所有这些工艺需要时间和材料上的投资,以及真正的制作工艺流程。这种经验即是有益的也令人上瘾,延长创作过程并奖励我们更有“个性”的工艺照片。

  —山姆·王 Sam Wang

  

  美国克莱姆森大学艺术教授

  摄影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几乎允许无限制的实验,摄影创始人本身的目的和摄影的本质并不一致,塔尔博特称他为“镜头图像(photogenicdrawings)”,而尼埃普斯把它称为”阳光摄影(heliography)”。即使在今天,我们依然不断面临着对摄影本质理解的含糊不清。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唯一可能会同意的事情就是“照片是光是对待定物质的反应结果”。这种模凌两可的结果是,不管摄影是什么,是高度民主化的,还是已经变成表现物质的形态,我们依然愿意带银盐印在纸、铜、玻璃上;我们可以使用包括金、铂、钯或铀在内的印相工艺;我们在铜板上蚀刻画面并涂上油墨转移到纸上;我们还把颜料、树胶、阿拉伯胶以及明胶构成的影像置于金属或纸张上。手工印相制作最吸引我的有两方面:首先。这些实践工艺需要极大的耐心。以此平衡我对数字影像快餐文化的心态。其次或许也是最重要的,随着时间的退役我能重视制作印相的过程本身,而不是最终的结果。这是一个很实际的想法,其中需要自己对与最终成功的看法,而不是其他的可以得到满足,我经常会产生短暂的虚幻满足感。

  —桑迪·肯 Sandy King

  

  美国艺术摄影家;摄影历史学家

  当摄影变得这么廉价,随意和无处不在的时候,再“回到”使用化学品和双手制作更耗时的照片似乎很奇怪。手工印相工艺与廉价、随意和无处不在正好相反。制作印相工艺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如果没有极大的热情以及毅力显然也是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的。我很庆幸自己能有机会时间这种充满未知、低回报率和非主流的影像艺术。

  —克里斯蒂娜·Z·安德森 Z.Anderson

  

  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摄影系副教授

  北京吾乐影像空间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798艺术区中一街(圆玻璃亭向东)

  邮编:100015

  联系电话:010—59789398 +86 15001236611

  我们的公众微信号:wuyue20121016

  电子邮箱:381835974@qq.com

责编:闵成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