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上海国际摄影节看什么?

2014-10-24 15:54:00 色影无忌 分享
参与

  2014年上海国际摄影节已经落下帷幕,本届摄影节共有中华艺术宫、美兰湖国际美术馆、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三个展区,此外,在上海建工大厦还安排有海上摄影论坛,邀请了策展人、摄影师、收藏家、文化学者举办了一系列讲座,就《摄影节看什么》、《摄影史与摄影收藏》、《我们该记录当下中国的什么》与大家进行了交流。

  中华艺术宫作为2014上海国际摄影节的主展区,展出了上海第十二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获奖作品、国内外邀请展、华东六省一市邀请展作品。其中国内外邀请展作品是本次摄影节的一大亮点,把中外优秀摄影师的作品呈现在同一空间里,让观者近距离的感受到摄影师在摄影语言、创作理念等方面的思考。

  《哈里▪卡拉汉原作收藏展》展览现场

  《哈里▪卡拉汉原作收藏展》由收藏家靳宏伟先生私人收藏,卡拉汉生前亲自手工放印,可以说是现场最有分量的展览。在现如今摄影的传播已经数字化、网络化的情景下,以手工放印的纸质媒介传播原作概念已经弱化,而《哈里▪卡拉汉原作收藏展》给我们提供了一次观看原作的机会,也是一次跟了解作者内心情感的尝试。哈里▪卡拉汉作为极简主义代表摄影师为人所熟知,他的作品以日常生活的场景为关注点,拍摄了家人尤其是妻子艾丽诺的照片,还有一些风景题材,但这些日常情景在卡拉汉的画面里却呈现出极致化的简约影像。值得关注的是卡拉汉的作品画幅非常小,与我们平常所见到的画面感觉还是有一定的差异,这可能源于对摄影作品的误读,也与我们能见到原作的机会不太多有关。

  纳达夫•坎德《长江》

  以色列摄影师纳达夫•坎德经过三年多的时间五次来到中国拍摄的《长江》也是本届摄影节非常受关注的作品,纳达夫•坎德以地形学的观点记录下长江流域沿岸正在经历变化的空间环境。长江作为中国主要河流之一,沿岸形成了独特的人文历史景观,摄影师舍弃对自然景观的描绘,却把镜头对准了长江两岸正在经历深刻变化的人类对自然的改造运动中,这些活动不仅改造了沿途的生态景观,也影响着当地人的生活方式。纳达夫•坎德的画面,给人一种非常冰冷的视觉陌生感,作为改造自然活动主体的人,却被摄影师弱化为一种视觉符号,给人一种特异的存在感。纳达夫•坎德镜头下的长江,同时,也是中国的一个缩影,无疑对当下在全国各地都在进行的城市化提供了一种思考。

  纳达夫•坎德《长江》展览现场

  在这组照片的展览呈现上,以一张雪山的照片开始了这组作品,仿佛摄影师要带领观者从长江的源头开启一段旅程,经过沿途的各种景观,个人情绪也随着画面经历起伏,有过震撼,有过思考,以一张大海的照片作为结束了这段旅程。 在当下中国很多的摄影师都以地形学考察的方式开启了地形景观摄影的拍摄,纳达夫•坎德在观察方式上对空间的改造投入了持续的关注,摒弃人文历史观念对个人思想的束缚,在这个层面他也仅仅对改造空间的过程做了一次记录。

  塔可《诗山河考》展览现场

  在同一场馆展出的还有塔可的《诗山河考》,作品的灵感来源与《诗经》,重新走访了中原大地。同样作为以地形学考察的方式展开创作的摄影师,画面里的一草一木都尽可能展现与历史的沟通。从同一空间的历史与现实语境,展开自己拍摄主线,塔可的每一幅画面既是具象的,也是抽象的,他的每一幅画面既是对现实表现,也是和历史时空的一次对话。不知道他在每一次释放快门时,对眼前这片土地上发生在历史长河中的事件作何感想,但至少他记录下了这一时间下的空间画面。

  邸晋军的《青年》

  骆丹《素歌》展览现场

  这次的上海摄影节也有两组湿版火棉胶作品的展出,一组是邸晋军的《青年》,一组是骆丹的《素歌》,其中,邸晋军的《青年》更是带来了原版作品。湿版火棉胶这种古老的工艺必须在感光剂风干之前拍摄,技术繁杂,又被称为“移动的暗房”,作为摄影早期技法在现代语境下,既有独特的影像魅力,又有原版作品的唯一性,可以说它的每一张作品都是不可复制的。邸晋军的《青年》作为对当下青年群体的一组肖像作品,摄影师捕捉到了当下青年群体的状态,他们的多元化生活方式呈现出的一张张面孔,更像是对这个时代的烙印。骆丹的《素歌》在这次上海摄影节是以打印输出的形式进行展出,现场带来了六幅作品,在展厅里面占据了相当大的位置。骆丹的这组作品拍摄了云南边远山区的村民,这里的村民保持了完整的传统生活方式,具有强烈的宗教信仰,而骆丹以很有“仪式感”的传统湿版火棉胶记录下了当地的信仰,以其传统工艺性和地理空间混淆了观者的时间概念。以上两位摄影师都是在现代语境下对传统工艺表达的可能性进行了探索,哪位摄影师越能将摄影语言的局限性降低,作品表达的可能性才会越大。

  Heidi Kirkpatrick《标本》展览现场

  除了以上介绍的作品外,中华艺术宫还展出有:庄学本《1930年代西部少数民族肖像》、原直久《时间的遗产》、张祖道《潘光旦鄂传考察》致敬展等。总的感觉展出了很多优秀摄影师的作品,题材也很丰富。但也有一些让观众不太理解的地方:一、综合媒介缺少现场感,过分依靠图片传播。这次展出的Heidi Kirkpatrick《标本》,艺术家把影像打印在儿时的积木、书、麻将牌、烟灰缸、锡罐这类东西上,创造出综合媒介作品。作为综合媒介作品,更应该依靠材料和作品在现场空间的呈现让观众更好的理解作品,而不仅仅靠图片来传播。二、作品输出质量欠佳。这次展出的很多摄影师的作品都是其代表作,在展出现场除了极个别摄影师的原作来了以外,像前面提到的塔可的《诗山河考》、范顺赞《现实给了梦想多少时间》等一些作品,输出质量都不太高。作为摄影节展出的作品,这会让很多观众确少对摄影作品的高质量要求,达不到学习的效果。三、缺乏交流机制。这次上海摄影节虽然举办了几场讲座,但在展览现场基本见不到摄影师,这让摄影师之间、摄影师和媒体之间缺少交流和沟通的渠道。

  2014年上海摄影国际节已经落幕了,带动了很多的观众参与到观看影像中来,在当下一个“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促进了当下摄影大众化的传播。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艺术,拍照就够了。

  关于作者:代亚杰,色影无忌影像频道编辑

责编:闵成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