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疯子——陈志峰

2015-01-13 13:15: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陈志峰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以有限的时间创作出众多优秀的摄影作品,其拍摄的马与新疆美景气势磅礴,极具视觉冲击力,他对摄影充满爱与激情,是一位疯狂的摄影人。

  航拍群马奔腾

  拿生命在拍照

  只要抓起相机,陈志峰就忘记了一切,为拍到不同常人、具有视觉冲击力的照片,曾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为拍出万马奔腾的气势,他冲向迎面而来的马群;为我国申报世界遗产航拍阿尔泰山,动力伞遇气流从千米高空坠落,被当地官兵搜救出来,满脸是血,右眼缝了三十多针;拍巴特尔打篮球,冲着扑面而来的运动员拍摄扣篮,被摔下来球员重重地压在了身下;为拍摄战乱中的阿富汗平民生活,冒着生命危险,独自驱车七八十公里。

  越是恶劣的天气,他越往外跑。比如鹰的这张,当时刮大风、黄沙漫天,别人都躲进了帐篷,他却顶着大风坚持在户外拍摄。

  这张在狂风中拍摄的驯鹰获得了《影像视觉》2009全球摄影金奖

  冒着生命危险拍摄饱受战乱之苦的阿富汗平民

  摄影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陈志峰从少年时代就热爱摄影,当兵回来曾经在新疆的地方小报做过五年半的摄影记者,后来事业有成了,又重新把摄影的爱好拾起来,用相机记录新疆独特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

  一般人对土财主的印象是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确实有些人是那样。陈志峰说自己有更高的追求:“不喝我就拍照片,不嫖我养马,不赌我就玩油画,我有8个油画展厅,数百幅的油画,马上将扩建到9到10个。”

  “我永远不会做摄影家,但摄影一定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么多年,我拿摄影都是以玩儿的心态,摄影是我忙里偷闲的生活语言。” 就这样一位以玩儿的心态拍摄,不愿做摄影家的养马人,在2009年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评选的“中国最具影响力六大摄影家”中,他却名列其中;他还曾登上了《中国摄影家》杂志的封面人物。

  “摄影师在拍摄的过程中非常可怜,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我拍起来从天亮到天黑都不会停,兴奋的像吸了白面一样,因为我拍照的时间非常少,所以抓住每一点时间拍摄。近年来我只拍我的家乡:新疆、古丝绸之路上的民族和马。”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汗血马主,陈志峰分别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中国新疆、北京都建有四个马场,总共拥有三百余匹汗血马。他还策划了首届“2014世界汗血马协会特别大会暨中国马文化节”,习近平主席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共同出席了此次活动。他喜欢马,就像心爱的儿子一样,天天跟他们在一起。

  “前几天我在自己的马场拍了几个小时,我一头扎到草料房,拍草料、洗圈、马和饲养的关系、马进出圈以及骑士训马的过程,一组真实记录马场工作的片子就出来了。”

  “昨天到了北京,见到了老婆、儿子,见到了我的结拜兄弟、台湾最大的收藏家许伯夷,然后又去了秀水街。这一天,我带了一支28-300mm的镜头,记录了在北京的一天。明天我要抽空拍儿子的一天,原来我是没有记录生活的这个意识的,现在要换一种方式了” 陈志峰说,

  这就是真实的陈志峰,一个把摄影融进生活的陈志峰。

  摄影人是孤独的

  “摄影人是孤独的”——这可能是陈志峰最真实的感受。于是,陈志峰召集20个老摄影人,创办了野马大画幅摄影研究会。这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团体,著名摄影家李学亮,赵承安等都是研究会的会员。陈志峰给他们都买了统一的服装,每年组织一次活动,大家一起谈论摄影,交流感情。到今年,大画幅摄影研究会已经走过了8年。

  “赵承安,也是我们大画幅摄影研究会的成员,陕西人,他是非常优秀的摄影家,出了很多画册。2006年3月6日突然死去世了,我就带着大画幅摄影研究会的会员从乌鲁木齐赶去送葬,在克拉玛依,我们大画幅的人去抬棺材,将灵柩护送到乌鲁木齐,给他开了个追悼会。”

  陈志峰认为,这是对已故摄影人的最好告慰。因为,摄影人是孤独的。

  新疆是个好地方

  “新疆曾是古丝绸之路的要道,是土尔扈特东归之地,是锡伯人西迁之地,是资源大省,有独特的文化和自然景观,是摄影人的“天堂”。比如现在去帕米尔高原,一天出来几组片子跟玩儿一样,因为昆仑山的自然环境就已经拿下了三分之一的内容,人文又占三分之一,剩下的无非就是对表现形式、切入主题的把控而已! 以前我去昆仑山拍6天,可以拿出20个到30个专题。在路上遇到回峰的,我待一个多小时,把回峰的过程记录下来,我配上音乐,编成一个小短片。整个过程,实际就是在找一种感觉”。

  正是这种“感觉”让陈志峰的摄影作品走进了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EXPO 2010)新疆馆,成为当年整个世博会最好的宣传片之一。

  醉心于丝绸之路影像

  “前几天,新浪网的严志刚给了我一个启发,使我对历史老照片着迷了,看得魂牵梦绕,像越南自卫反击的、甲午战争的、江青的、毛泽东的很多鲜为人知的图片,都没有见过,太有价值了!接下来我准备要用两套大约一千多平的老房子收藏老照片,展出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影像,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我还要以丝绸之路为主题拍,这个主题挺有意思的,国家的主旋律在这儿,习大大谈了一条“路”嘛,这条路有三条分支,构成了一个“带” ,我们可以设置一个思路,拍摄丝绸之路上的周边国家,都是游牧民族国家,都有很少见的题材。像吉尔吉斯斯坦游牧民族玩耍、迁徙的场景都是有意思的少见题材。”

  用14mm定焦拍的人像,太阳都下山了,借着火堆的光拍摄

  陈志峰是一个真正能够融入到丝绸之路各国各民族中,同时对摄影如痴如醉癫狂大气的摄影疯子!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闵成贝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